产品中心|成功案例|联系我们欢迎访问常州企联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新闻资讯

餐饮老板的新焦虑:疫情还没结束 房租又要涨了

发布时间:2022/8/25 14:42:31    点击量:

房租,正成为当下餐饮人最深的痛。

对餐饮店而言,这是一项不管开不开门、赚不赚钱都要正常支付的硬性成本。更恐怖的是,近年来,即便是在受疫情影响餐饮收入普遍锐减的情况下,这项“硬成本”也只增不减。

对既没有规模优势,也不具备议价能力的绝大部分中小微餐饮而言,高企的房租正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01

上海疫情刚结束,房东就通知我涨租

李青在上海某小区门口经营着一家小饭店,已经经营了五六年。今年上海疫情从3月持续到6月,6月1日解封后仍旧不允许堂食,一直到7月初店里才渐渐迎来了一些老顾客。眼看生意慢慢恢复,但李青还是产生了关店转行的念头。

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?李青表示,7月生意刚刚有所恢复,房东就开始涨租。

李青的店铺之前房租是每月6500元,今年上海疫情期间,他曾多次跟房东协商希望能免租,但房东一直未同意。7月份又要交租的时候,房东跟李青说,可以免租1个月,但同时也提出,以后的租金要从6500元涨到7700元。

李青当时就急了,连忙表示不要求减免了,只希望能保持原来的6500元/月的租金。

可房东当场回绝,并表示,如果李青不接受可以退租。同时,他还强调,只要李青退租,他就会把店铺挂出去招租,回头李青再想租的话就得按新的价格8000元来租。

李青顿时左右为难,接着做不是,不做也不是。

接着做,就得马上付钱,还得一次付3个月的租金。但今年3月份到7月初,店里生意一直不太好,平均每天也就600元左右的收入,根本入不敷出,房租再涨价,就得更多往里贴钱。

不接着做,一家人的生活又如何维系?李青夫妻俩都50多岁了,在外面找工作很难,夫妻两唯一的儿子今年24岁,在上海打工但工作并不稳定,老家还有年迈的父母,全家5口人都指望着这个店。

在房东通知涨房租的当天,李青夫妇坐在空无一人的店里考虑了很久。

最终,夫妻二人还是决定:再赌一把。

夫妇俩跟亲戚朋友借了些钱,加上手头的一点存款,终于把房租凑齐。最后李青向房东缴纳了7、8、9三个月的房租,共计23100元。

李青说:“面对房东的无情涨租,愤怒过,悲伤过,但是总归会过去,现在只能想往前走。”

02

一睁眼就要付200元

每天叫醒我的是高昂房租

2021年,雨竹和老公在苏州租了一间20平左右的临街店铺做早餐生意。今年街上新开了一家早餐店,把她家门店的客流分流了不少,加之疫情影响,消费者消费的意愿下降了很多,门店的营收压力倍增。

雨竹夫妇一边起早贪黑经营着早餐店,一边还照顾着不满5岁的女儿,进入6月后,白昼的时长更长,夫妇俩决定延长门店的经营时间至晚上11点,为此只得把女儿送回老家,让父母代为照顾。

而后,在早餐时间段,雨竹夫妇卖粉面,中午和晚上则卖盖浇饭。尽管已经将经营延长至全天时段,但有时候全天的收入仍不够付当天的房租。

上个月,房东通知雨竹夫妇,7月起每月租金从5100元涨到6000元,“现在相当于每天一睁眼钱包余额就要划走200元。”为此,雨竹自我调侃道,再也不用担心早上起不来了,每天都有房租叫醒自己,起得比鸡还早。

眼下,为了节省成本,在店里没顾客时雨竹会关闭空调,偶尔连灯都不打开。今年夏季长三角地区格外炎热,一连好多天温度都达到40度,天气闷热、客流稀少,夫妻两不由自主都有些烦躁,有时甚至在店里吵起来,而店里的生意也似乎越来越差了。

雨竹也曾想过,要不把店转租出去算了。但前期已经投资在店里将近5万块钱,购买设备、装修等也花了将近5万,投入的本钱都还没赚回来。而且目前整个行情不好,店铺很难转租出去,勉强转出去可能意味着之前砸进去的钱一大半都要打水漂。

思来想去,雨竹还是决定继续咬牙坚持。

“老公总时不时跟我吵架,说当初就不应该开餐饮店,应该进厂打工,但我觉得餐饮行情不好只是暂时的,人总要吃饭,我们还年轻熬得起,但在熬出头前,房租这一沉重的成本压力,真的不能再大了!”雨竹惆怅地说到。

03

为跟房东争一口气

我关掉了经营15年的饭馆

张锋在山东开了一家饭店,迄今为止已经经营了十五年。

今年年初,因为客流量大幅下滑,他恳求房东降点房租。其实也没指望降很多,只希望能在原来30000多元的基础上减个两三千块,多少有点慰藉。

但没想到房东坚决不同意,这让张锋觉得心灰意冷。想到自己承租这家店铺十多年,一直以来房租也不低,疫情前店里生意火爆,彼时房东说涨租自己从未还过价。现在生意不好,自己有难处了,房东却不肯后退一步,太没有人情味了。

一气之下,张锋叫来几个朋友,把店里的厨具等设备全部拉走,直接关门一走了之。

房东没有料到张锋会如此决绝,后来他曾主动联系张锋,声称要给他减12000元房租,但张锋没有同意。

没过多久,张锋在原来饭店相隔100米左右的位置租下了一个新铺面,租金每个月比之前少五六千元。重新开业后,张锋的饭馆生意虽然还不能恢复到疫情前,但也勉强过得去。

目前,张锋原来承租的那家饭店店面还没找到下一任租客。张锋说,就要赌这口气。

结 语

一直以来,房租都是餐饮人的“不可承受之重”。疫情防控特殊时期下,大部分餐饮门店的收入锐减,餐饮老板面临的房租压力更是有增无减。

不少业内人士向红餐网直言,对餐饮业而言,房租问题确实很严峻,但这却是一个几近无解的难题。餐饮人生存难,房东也有苦衷和自由,谁都不容易。

大部分中小餐饮人最可能遇到的局面是,既享受不到政策福利,也遇不到“中国好房东”,一旦遇到关闭堂食、颗粒无收的情况,租金就很可能成为压垮他们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。

如果放大来看,房东和租客本是共存共生关系,租金问题可以看作是二者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的博弈与平衡,如何取舍?怎么选择?全在一念之间。